从“保”到“稳”,“4万亿2.0版”不来了?【5】

如何避免重蹈覆辙

在执行过程中,切忌变为单一的“稳增长”目标,要真正结合“调结构”和“保民生”

上述对比、争论和预测,都从侧面体现出了大家对新一轮刺激政策的担心,对重蹈2009年4万亿元刺激政策覆辙的担心。如产能严重过剩、地方负债居高不下等。世界银行发布《东亚经济半年报》也明确表示,中国的经济刺激政策应更侧重“减少税收与增加社会保障支出,而非依赖于基础设施建设和信贷刺激”。世界银行称,“中国的政策应该更加考虑长期的效果与目标”。

那么,上述政策在实施过程中,到底该如何避免出现2009年刺激所产生的负面效果?又该注意哪些方面?

张帆:短期还难以判断。但从目前的市场效果看,股票市场的反应比较平淡,这属于正常情况,因为“稳增长”的本身并不希望令市场出现“大开大合”、“大起大落”的波动。从宏观经济层面看,未来通胀抬头的可能性依然较大,产能过剩的矛盾也仍然会比较严峻。

宋颂兴:2009年的错误在于:政策从紧缩到宽松突然发生了转向,2008年上半年还在加息,下半年就突然降息了,这对庞大的中国经济体来说,负面效应几乎不可避免。同时,十大产业振兴规划都未经过前期调研,导致出现一定的市场乱象和产能的严重过剩。经过对比,从理论上看,新一轮的“稳增长”举措或可避免出现像2009年那样的负面影响。

但问题的关键在于,相关部门切忌“只说不做”,要将“做”放到更为重要的位置。进一步讲,就是在执行过程中,切忌变为单一的“稳增长”目标,要真正结合“调结构”和“保民生”。

崔新生:如不采取及时的补救措施,刺激后遗症或难以避免。比如,钢铁产能过剩,试问:所审批的项目中,到底有多少是重复建设?到底有多少是为了“稳增长”,而不是为了地方政府的政绩工程?